• 风险管理视角下的大学生创业教育研究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基于签字注册会计师个体流动的视角,探析客户追随签字注册会计师跳槽而形成的换“所”不换“师”式变更现象产生的缘由。研究结果显示整体而言,获取“标准”审计意见是客户追随签字注册会计师跳槽的重要动机之一;进一步地,审计任期越长,客户与签字注册会计师之间的个人关系通常越为密切,越可能发生换“所”不换“师”。然而,当审计任期超过一定阀值时,审计意见对换“所”不换“师”的诱致作用有所削减。  关键词 换“所”不换“师”式变更; 审计意见; 审计任期  中图分类号F239.4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5937(2014)13-0065-05  一、引言  有关上市公司改换会计师事务所的问题一直受到学术界的热议。诸多的实证抑或案例研究表明,当负责签字的有关注册会计师发生了跳槽的时候,有相对较多的上市公司会选择跟随签字注册会计师跳槽,从而改聘其“新东家”,因此就形成一种“客随师走”的换“所”不换“师”式变更现象(如刘峰等,2002;谢盛纹和闫焕民,2012)。目前关于换“所”不换“师”式变更行为所承载的特定信息含量以及可能产生的经济后果的文献研究尚有些许(刘启亮和唐建新,2009;Chen et al.,2009a等),但至于换“所”不换“师”现象形成的内在缘由却不甚了解。然而,这种“客随师走”行为极有可能促成客户与签字注册会计师之间的“经济联合”(Economic Bonding),进而影响审计独立性及审计质量(Chen et al.,2009b),故而我们不但要知晓这种现象的存在,更要了解导致这种现象发生背后的影响因素,如此才能更好地探究这种特殊形式的变更背后所隐藏的特殊利益关系,了解其在审计实务中发挥作用的途径,有针对性地“取其利,避其弊”,从而更好地监督和引导注册会计师审计执业行为。鉴于上面所述内容,本文拟从对审计意见的需求这一视角,以人际关系理论为基础对这一现象产生的成因进行探讨和分析。  二、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  在审计实务中,上市公司对于会计师事务所进行更换的缘由可谓不胜枚举,常见的如公司公告中经常披露的审计合同期限已满、事务所业务繁忙而导致无法按期完成审计工作、负责签字的注册会计师因连续审计任期已满而需要执行强制轮换制度等诸多的表面原因,抑或是审计意见分歧、公司高管变化以及财务状况恶化等不便公开披露的内在原因。总之,上市公司更换会计师事务所的动机或缘由,真真假假,种类繁多,这也逐渐引起了学者们的研究兴趣,其中较为一致的研究结论是,上市公司的管理层对其收到的“非标”审计意见的不满而选择对会计师事务所进行更换,以期达到对审计意见的优化(如Chow & Rice,1982;Krishnan & Stephen,1995;王英姿和陈信元,2004;沈红波和王布衣,2008)。那么,“客随师走”现象的诱致动机是否亦如此?但据本文统计数据显示,客户在追随签字注册会计师跳槽前收到“非标”意见的比例(约为3%),远远低于在其他事务所变更形式下收到“非标”意见的比例(约为17%)①,这其中的内在缘由谓何?  从会计师事务所角度而言,规模不同的会计师事务所,无论其在业内声誉如何,影响力如何,任何一家事务所出具的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在法律效力上来说并无太大区别,对上市公司来说理论上也没有明显差异。而倘若会计师事务所为其客户出具了“非标”意见,则极有可能将影响该公司股票的市场表现及其投融资政策等。因此,上市公司通常对“标准”审计意见具有强烈的刚性需求,一旦收到“非标”意见,则其极有可能会考虑对会计师事务所进行更换,以期实现审计意见购买。从签字注册会计师个体层面而言,当签字注册会计师发生流动,比如注册会计师主动跳槽、因原事务所被合并或撤销而被动跳槽,对于被审计单位来说,将面临三种选择一是继续聘任原会计师事务所的其他签字注册会计师;二是选择跟随负责签字的注册会计师变动,即换“所”不换“师”式变更;三是不追随签字注册会计师变动,与之前会计师事务所的业务也随之终止,而另外选择一家事务所。值此决策时,当跳槽的签字注册会计师为其客户出具“非标”意见时,一方面反映了签字注册会计师对于被审计客户至少在财务报告信息质量上的某些否定;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对“标准”审计意见有着刚性需求的客户与签字注册会计师之间至少在审计意见方面存在的分歧,因而该客户不大可能会选择追随签字注册会计师跳槽。反之,当签字注册会计师在跳槽前为其客户出具“标准”意见时,代表了签字注册会计师对被审计单位的认可,而被审计单位为了持续获得有利的审计意见,也很可能会选择追随注册会计师跳槽,并期望在未来审计期间内共同分享“客随师走”所带来的“经济联合效益”(Economic Bonding Benefit)。简言之,与以往基于会计师事务所层面的变更问题研究结论不同(即“非标”意见很可能导致客户更换事务所),“标准”审计意见很可能是客户选择追随签字注册会计师跳槽的一个重要动机。  基于上述分析,提出本文的假设1  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变更的上一年度审计意见越好,发生换“所”不换“师”式变更的可能性越大。  上述分析主要是基于审计意见需求方面的考虑,并未考察个体层次的“审计师——客户”人际关系。然而,已有研究表明“客随师走”而形成的换“所”不换“师”式变更现象反映了签字注册会计师与客户管理层之间超出普通工具性关系的特殊人际关系(谢盛纹和闫焕民,2013)。那么,这种特殊人际关系及其承载的情感因素是否直接导致了客户与签字注册会计师之间的“共进退”行为?  一般而言,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是以“社会人”的角色而存在,而不是单纯的“经济人”,将“经济人”假设引用至审计客户的身上,其表现同样活灵活现(宋飞等,2009)。在我国这种“关系本位”及“圈子文化”的背景下,个人关系在工作和生活中发挥的作用尤为明显。对于审计而言,审计业务关系最初表现为一种“工具性关系”②。但在审计过程中,伴随着签字注册会计师与客户管理层在工作及情感等方面的沟通与交流,两者之间的个人关系会慢慢发生变化,而且合作时间越长,个人关系中的情感色彩会越浓,这越有利于双方在审计意见方面达成一致。因此,基于“人情法则”,我们有理由推测,签字注册会计师与客户管理层之间应当有、甚至是强烈的意愿或动机去维持这种长期往来过程中逐渐积累的人际关系,并且随着审计任期的延长,这种关系也越密切,双方共同的维系动机也越为强烈,最终以“客随师走”的形式体现。 基于上述分析,提出本文的假设2  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变更前的审计任期越长,越有可能发生换“所”不换“师”式变更。  三、研究设计  (一)样本选择与数据来源  本文选择2004—2011年沪、深两市发生了会计师事务所变更的上市公司作为初始研究样本,数据主要来源为CSMAR数据库和Wind数据库,其中,关于换“所”不换“师”式变更的数据则是按照数据库相关信息及披露的年报信息进行手工整理的结果,研究样本的筛选过程如表1所示。  (二)变量说明  1.换“所”不换“师”式变更。当签字注册会计师跳槽并带走了客户,CHG_CPA取值为1,否则取值为0。  2.审计意见。变更上一年度审计意见类型为“非标”,OPINION取值为1,否则取值为0。  3.签字注册会计师任期。签字注册会计师在截止变更前对客户的连续审计年数,若两位注册会计师同时发生流动,则取任期较长者。  在研究模型设计中,借鉴王英姿和陈信元(2004)等研究经验,对上市公司规模、公司治理结构、会计师事务所类型、年度和行业等因素加以控制,各变量的定义及计算方法详见表2。  (三)模型设定  四、实证结果及分析  (一)描述性统计  从表3可以看出,CHG_CPA、OPINION等变量的均值、中值和标准差等指标均无极端异常值情况,表明研究样本数据来源及分布情况较为合理。  (二)相关系数检验  表4描述了研究模型涉及的主要变量之间的Spearman相关性检验结果。从Panel A可以看出首先,CHG_CPA与OPINION在1%水平下呈显著负相关关系,初步表明变更前签字注册会计师为客户出具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时,客户更可能追随其跳槽;其次,LNASSET、EPS及CONCURRENT等各个控制变量之间的相关系数均在合理范围之内,表明各控制变量之间不存在严重的多重共线性问题,模型构建较为合理。从Panel B可以看出,在跳槽样本组中,CHG_CPA与TENURE呈显著正相关关系,即表明签字注册会计师审计任期越长,越可能带走客户,这与本文的研究预期相吻合。  (三)多元回归结果  从表5 Panel A的回归结果可以看出,CHG_CPA与OPINION始终呈显著的负相关关系,这说明当客户收到“标准”意见时,追随签字注册会计师跳槽的可能性越大,即表现为换“所”不换“师”现象,这支持了本文的假设1。从Panel B的回归结果可以看出,CHG_CPA与TENURE始终呈显著的正相关关系,这说明签字注册会计师在跳槽前的审计任期越长,与客户之间的私人关系通常也越为密切,有意满足客户特定利益诉求的意愿也就越强;与此同时,客户追随签字注册会计师跳槽继而维系这一特殊人际关系,并期望持续获得有利审计意见的动机也越强,最终表现为“客随师走”,这支持了本文的假设2。  (四)稳健性测试  为了增加研究结论的稳健性,本文进行了以下的稳健性测试。将审计意见的类型进行了细分并定义如下若是标准无保留意见,其取值为0;若是无保留加强调事项段的,其取值则为1;若是保留意见的,其取值为2;无法表示意见及否定意见的,其取值为3。从表6的回归结果可以看出,在控制年度和行业的情况下,OPINION与CHG_CPA仍显著负相关,这与前文结果基本一致。  (五)进一步测试  通过上述实证结果我们知道,“标准”意见的需求以及客户与签字注册会计师之间的私人关系都是导致换“所”不换“师”式变更现象发生的重要影响因素。但在这两种因素共同作用下,哪种因素更可能具有主导性诱致作用?为此进行了进一步检验。  通过研究样本的描述性统计结果可知,TENURE的均值为2.63,因此以3年为阀值,将换“所”不换“师”式变更样本划分为TENURE小于3和大于等于3的两组子样本,分别进行Logistic回归。从表7的回归结果可以看出,在TENURE<3组中,CHG_CPA与OPINION呈显著负相关关系,而在TENURE≥3组中,CHG_CPA与OPINION负相关但不显著。这说明,若签字注册会计师在跳槽前的审计任期在一定年限阀值内(本文研究发现为3年),导致换“所”不换“师”式变更产生的关键性因素可能是“标准”意见的刚性需求。而当审计任期超过这一阀值时,即在TENURE≥3样本组中,导致换“所”不换“师”式变更产生的主导因素可能转化为签字注册会计师与客户之间的特殊人际关系及其承载的情感因素。其可能的解释是,随着签字注册会计师与被审计单位之间审计业务的持续开展,其与被审计单位的管理层的密切程度也将随之不断加深,其与被审计单位的这种关系也可能从原初的工具性关系而慢慢转向为一种混合性关系,再进一步发展则可能转为情感性关系。此外,被审计客户也不能排除另一种可能若不追随签字注册会计师跳槽,而改聘新任签字注册会计师,在未来期间内收到“非标”意见的可能性或许更大。这样一来,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即便客户收到了“非标”意见,客户管理层也可能为了企业长期利益着想,依然选择与签字注册会计师继续维持业务往来关系。如此一来,在“客随师走”决策过程中起主导性作用的很可能是签字注册会计师与客户之间的特殊人际关系。  五、研究结论与启示  本文在关注注册会计师流动的同时,以审计客户是否跟随作为切入点,从审计意见需求及人际关系作用的视角,分析“客随师走”而形成的换“所”不换“师”式变更现象产生的内在缘由。研究结果显示整体而言,获取“标准”审计意见是客户追随签字注册会计师跳槽的重要动机之一;进一步地,签字注册会计师在跳槽前的审计任期越长,他们与客户之间的个人关系通常也越为密切,越可能发生“客随师走”现象。然而,当审计任期超过一定阀值时,审计意见对“客随师走”的诱致作用有所削减。本文研究立足于人际关系理论的视角,丰富了有关会计师事务所变更问题的相关研究,这有助于社会公众和证券监管部门深入解读会计师事务所变更行为,为其相关决策提供可借鉴的经验证据。本研究的不足之处在于,会计师事务所整体特征或签字注册会计师个人特征是否也存在换“所”不换“师”现象的重要诱致因素,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  [1] Charles J. P. Chen,Xiaohong Liu,Xijia Su,and Xi Wu. Auditor-Client Bonding and Audit Quality Partner-Level Evidence[D]. Working Paper,2009.  [2] Charles J. P. Chen,Xijia Su,and Xi Wu. Forced Audit Firm Change,Continued Partner-Client Relationship,and Financial Reporting Quality[J]. Auditing A Journal of Practice and Theory,2009,28(2)227-246.  [3] Chow,C. and S. Rice. Qualified Audit Opinions and Auditor Switching[J]. The Accounting Review,1982,57(4)326-335.  [4] Krishnan,J. and R. G. Stephen. Evidence on Opinion from Audit Opinion Conservatism[J].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Public Policy,1995,14(3) 179-201.  [5] 黄光国.儒家关系文化主义文化反思与典范重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3-30.  [6] 刘峰,张立民,雷科罗.我国审计市场制度安排与审计质量需求——中天勤客户流向的案例分析[J].会计研究,2002(12)22-27.  [7] 刘启亮,唐建新.学习效应、私人关系、审计任期与审计质量[J].审计研究,2009(4)52-63.  [8] 沈红波,王布衣.中国证券市场审计师变更的影响因素来自2003—2006年的经验证据[J].管理评论,2008(4)53-57.  [9] 宋飞,岳秀敏,王勇军.论审计客户的怪异行为[J].云南财经大学学报,2009(3)144-148.  [10] 王晓玉,晁钢令.中国市场上私人关系对企业间关系的影响——基于企业间核心关系变量的实证分析[J].当代经济管理,2007(1)37-45.  [11] 王英姿,陈信元.我国会计师事务所变更的因素分析——一项基于安永大华合并前后客户构成变化的案例分析[J].管理世界,2004(12)121-126.  [12] 谢盛纹,闫焕民.事务所变更、信息隐藏及市场反应[J].审计与经济研究,2013(4)23-33.  [13] 谢盛纹,闫焕民.随签字注册会计师流动而发生的会计师事务所变更问题研究[J].会计研究,2012(4)101-107.

    上一篇:浅谈计算机学科“教”与“学”的探讨研究

    下一篇:构建契开儿同财政请供的预算收出管理轨造